青橄榄书法网
通知通告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书画作品>>文字作品>>书法知识问答>>正文
雍也(一)
2015-12-08 11:34 佚名  本站原创 审核人:

1、子曰:“雍也可使南面。”仲弓问子桑伯子。子曰:“可也,简。”仲弓曰:“居敬而行简,以临其民,不亦可乎?居简而行简,无乃大简乎?”子曰:“雍之言然。”

本节大意是:

孔子说:“冉雍这个人,可以让他做某一地区的官长。”仲弓又向孔子问起桑伯子。孔子说:“这人也不错,行事简要。”仲弓说:“以恭敬之心,行简约之政事,以治理百姓,不也可以吗?以淳朴之心行简约之政事,不是更简单了吗?”孔子说:“雍的话是对的。”

“冉雍”,即仲弓,以德行名,孔门十哲之一,周文王后裔。他与兄冉伯牛(耕),弟冉求(子有),一门三贤,皆为孔子学生。

“南面”,即面向南。古时官衙的长官的座位即面朝南面。

这里的“简”,与老子所言之“无为”相类。它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自己生活俭朴;不随意打搅百姓生活、搜刮百姓;按规律办事,顺应民心,顺应自然。

孔子对冉雍“居简而行简”思想的肯定,不仅表明了孔子曾部分地接受了老子思想,也反映了孔子对人类远古社会简朴生活的向往。

2、哀公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未闻好学者也。”

本节大意是:

鲁哀公问孔子:“你的学生中谁更勤奋好学?孔子回答说:“有位叫颜回的勤奋好学。他从不迁怒于人,不犯同样的过失。不幸他短命死了。如今没有,再也没有听说有像颜回这样的勤奋好学的了。”

这话季康子也问过,孔子的回答是一致的(见《先进》第7)。可以看出,孔子对于颜回,评价很高,很是怀念。

“不迁怒,不贰过”,不仅是一种好的性格,也是一种很好的能力。它既表现出了男子汉的胸怀气度,也表现出了智者的从容境界。

孔子赞赏颜回,其实也是在赞赏自己。因为颜回的思想、好学、谦虚、有礼,就是他自己的“翻版”。

3、子华使于齐,冉子为其母请粟。子曰:“与之釜。”请益。曰:“与之庾。”冉子与之粟五秉。子曰:“赤之适齐也,乘肥马,衣轻裘。吾闻之也:君子周急不济富。”

本节大意是:

子华出使齐国,冉有代他母亲向孔子请求些粟。孔子说:“给他一釜。”冉有请求增加,孔子说:“给他一庾。”冉有却给了他五秉。孔子说:“公西赤到齐国去,骑着肥马,穿着轻暖的衣袍。我听说过:君子帮助别人应当雪中送炭,而不该锦上添花。”

“子华”,即后文中的“赤”。孔子学生,姓公西,名赤,字子华。

“冉子”,即冉有(子有、冉求)。

“釜”、“庾”、“秉”,皆古代量名。六斗四升一釜;十六斗一庾;十斗一斛;十六斛一秉。五秉即九百斗。

冉有的做法太过离谱。九百斗是一釜的一百多倍,是一庾的数十倍。冉有如此做,除反映出孔子家比较富、冉有不成熟外,也说明冉有有借花献佛、送顺水人情之嫌。

孔子对冉有的委婉批评,既是对冉有的教育,也表达了对公西赤的不满。

4、原思为之宰,与之粟九百。辞。子曰:“毋,以与尔邻里乡党乎!”

本节大意是:

原思出任孔子家的总管,孔子给他俸米九百。原思推辞不要。孔子说:“不要推辞。有多的,就给你的乡亲们吧。”

“原思”,孔子学生原宪,字子思。

“九百”,以前节推之,应为“九百釜”较可信。

“邻里乡党”,古时五家为邻,二十家为里,二百五十家为乡,五百家为党。此处泛指家乡周围的百姓。

孔子较富,为富有仁。子思不贪,深得孔子赏识。

5、子谓仲弓,曰:“犁牛之子骍且角,虽欲勿用,山川其舍诸?”

本节大意是:

孔子说到仲弓,说:“耕牛的后代长着赤色的毛,角也周正,即使不想用它作祭牛,山川之神难道会舍弃它吗?”

“骍”,音辛,本意指赤色马。引申赤色猪、牛、羊、赤色等。此作:赤色。周代尚赤,祭祀以赤色牲为奉献。

此节是孔子对冉雍的再次的高度认可或称赞。

耕牛的大多数都是用来耕地的,长得漂亮健壮可用来作祭牛的总是少数,就好比人群之中,才德兼备的人才总是少数一样。孔子把冉雍比作漂亮的祭牛,就是认为冉雍的各方面条件都很好,适合做官。如果他自己不愿做,那么“神灵”都不会答应的。这里的所谓“神灵”,实际上是指君上与社会。

从今天的角度来看,这种比喻并不好。其原因是古今人对于祭祀的看法相去很远。

6、子曰:“回也,其心三月不违仁,其余则日月至焉而已矣。”

本节大意是:

孔子说:“颜回呀,他的内心可以长时间不违背仁德,其他的人则只是在某些日子里偶然想起罢了。”

孔子在《里仁》第6中说:“我未见好仁者,恶不仁者”,在《里仁》第5中说:“君子无终日之间违仁”,与此处相较,可以发现,孔子心中的“仁人”或“君子”与现实中的“仁人”、“君子”是有区别的。颜回能“三月不违仁”已是人群中的极优秀者了。孔子通过观察别人与自省,已敏锐地觉察到,人性中即有与生俱来的“善”的一面,也是有与人俱来的“恶”的一面的。人的一生作为要想完全符合“仁、义、礼、智、信”的标准实难可能,但通过向先贤学习与自省,总是可以无限地接近的。

7、季康子问:“仲由可使从政也与?”子曰:“由也果,于从政乎何有?”曰:“赐也可使从政也与?”曰:“赐也达,于从政乎何有?”曰:“求也可使从政也与?”曰:“求也艺,于从政乎何有?”

本节大意是:

季康子问孔子:“仲由这人可以任用他当官吗?”孔子说:“仲由为人果断,当官能有什么困难呢?”季康子又问:“端木赐这人可以任用他当官吗?”孔子说:“端木赐为人通达,当官能有什么困难呢?”季康子又问:“冉求这人可以任用他当官吗?”孔子说:“冉求为人多才多艺,当官能有什么困难呢?”

季康子,鲁国大夫,姓季孙,名肥,谥康。

孔子在此传达给了我们这样一个观点:当官只要品德没问题,而其他性格才艺,只需有某方面的特长就可以了。仲由、端木赐、冉求皆称孔门优秀学生,其前提都是品德优异者。果断,具有敏锐观察力,能临机处理大事。通达,则思路开阔,能谦虚谨慎。多才艺则能举一而反三。所以,孔子认为他们从政当官都是没有问题的。

当代情况与古时有同有异。人民希望当官的能品德高尚,但这种人越来越少。特别在某些国企中,据有关报道,领导层的腐败不是个别,而是全体。有些可怕。这与选官重才不重德,或德才均不重,而只重人际关系有关。

8、季氏使闵子骞为费宰,闵子骞曰:“善为我辞焉!如有复我者,则吾必在汶上矣。”

本节大意是:

季氏让人请闵子骞做费邑的长官。闵子骞对来人说:“好好替我辞掉吧!如果再来找我的话,我就一定跑到汶水的北边去了。”

“闵子骞”,孔子的学生,名损,字子骞。为人刚直,以孝闻名,(“鞭打芦花”故事主角。子骞幼而丧母。父娶后母又得两弟。后母以芦花为子骞做冬衣,厚而不暖。以丝棉为两弟做冬衣,薄而暖。子骞外出为父执鞭赶车,因寒冷哆嗦掉鞭,其父甚怒,挥鞭击之,衣破芦花飞出。其父顿悟,欲休后母,子骞止之:母在一子单,母去三子寒。父从其言,后母即改,一家和好)七十二贤之一。

闵子骞不愿当费邑的长官,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不满季氏的专权,不愿与之为伍;二是怕自己没有能力当好这个官。根据当时情形推测,应是前者。因为儒家思想是希望积极参与政权的。

此事给我们的启发是,不要与自己并不喜欢的人为伍,即或这样做在短时间内可能对自己有好处。

9、伯牛有疾,子问之,自牖执其手,曰:“亡之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

本节大意是:

冉伯牛得了病,孔子去探问他,从窗口抓住他伸出的手,说:“真是要命啊!这样的好人竟然会生这样的病!这样的好人竟然会生这样的病?!”

伯牛,即冉伯牛或冉牛,名耕。冉氏一门三杰之兄。据有关资料载,伯牛所得之“疾”为麻疯病。因有传染性,又无法治愈,所以在当时被视为“恶疾”。伯牛得此病时间是孔子出使齐国时。其致病原因是因尽孝道以服侍其父所致。其父亦有此病。

孔子探问伯牛是刚从齐国归来。当时伯牛怕把此病传与老师与师兄弟,坚决拒绝开门相见。不得已,孔子请求伯牛从窗口伸出手来。孔子抓住伯牛的手,一表示对学生的深情慰问之情,二表示他不相信一个健康的人能在短时间的接触中传染此病。孔子的做法可能有点冒险,但确未传得此病。

10、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本节大意是:

孔子说:“颜回真是贤德啊!吃一箪食,喝一瓢水,住在狭小的巷子中,别人无法忍受这种穷苦生活的忧愁,颜回却不改变他内心的快乐。颜回真有贤德啊。”

“箪”,古时盛饭的竹品。

“瓢”,古时盛水的葫芦。

孔子赞颜回,涉及各个方面。此处的赞,就今天而言,其意义已远不如过去那么强烈了。

人处于贫穷困苦之中,不放弃苦中寻乐,这是以良好心态正视现实。但却不能以“穷”、“苦”作为人生目标而放弃改变命运的决心、勇气、恒心与毅力。

孔子一方面追求“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另一方面又赞颜回“一箪食,一瓢饮”,是否又有矛盾、虚饰之嫌?

Copyright © 青橄榄书法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81073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