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橄榄书法网
通知通告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书画作品>>文字作品>>书法知识问答>>正文
述 而(一)
2015-12-13 18:03 佚名  本站原创 审核人:

1、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窃比于我老彭。”

本节大意是:

孔子说:“只阐述而不创作,崇信并爱好古代文化,我私下将自己与商代的老彭相比。”

“老彭”,商代大夫,好述古代历史、文化、故事。

“述而不作”,容易使人产生误解。有不少人可能会认为孔子只是个教育家,继承、解读和传播了传统文化,而自己却没有任何创新。事实远非如此简单。实际上,孔子“述”的过程也是创作的过程。首先,从客观上来说,孔子本身就是时代的产物,他不可能超越那个时代。孔子是有思想的。他的思想就是那个时代的直接或间接反映。其次,孔子所述《论语》(大部分)、所序《易经》、所编《诗经》《礼》《乐》《春秋》等,都是内容有所取舍、语言有所润饰的。这个取舍与润饰,因为充分表达了他的思想主张,所以,实际上就是创作。

2、子曰:“默而识之,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何有于我哉?”

本节大意是:

孔子说:“默默地将所见所闻记在心里,学习从不骄傲自满,教导他人从来不知疲倦,这些事情哪些是我做到了呢?”

“默而识之”之“默”,是低调、不张扬,甚至于让当事人都没有印象。“识”,不仅是记忆,而且有分析、研究、甄别、取舍。由于孔子对“默而识之”没有提出具体的对象,所以,被“识”的范围十分广泛。它应包括阅人、阅事、阅己在内。

“学而不厌,诲人不倦”,则是孔子的一种基本的人生态度。

从整句话的语气观之,孔子对于自己在这几个方面的所作所为是不满意的。也就是说,他很清楚自己也有“不识”,“学而厌”、“诲人倦”的时候。这很正常。只要是人都会有这种现象。但孔子把这些事进行自我反省,却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正因为他有这样的反省,从而给我们树立了典范。我们要为自己设定一个伟大的人生目标,这个目标可能不能实现,但只要努力,能无限地接近也就不枉此一生了。

3、子曰:“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

本节大意是:

孔子说:“不修炼自己的品德,不传播自己的学问,听到道义之所在也不能前往,有缺点错误不能改正,这些都是我所忧虑、担心的。”

“不讲”,一般理解为:“不讲求”,不“追求”。亦通。

此段话既是孔子的自省自诫,也是他对学生的教育。事实上,孔门弟子中优异者甚多,他们不仅修德、尚义、向善,而且有不少在继续传播儒家学说。如曾子、澹台灭明等就列于其中。孔子死后两千多年,儒学大多数时候成为显学,这与孔子所提出的这些要求都是分不开的。

4、子之燕居,申申如也,夭夭如也。

本节大意是:

孔子平时没事与大家在一起时,看上去总是面容舒缓、心情愉快的样子。

“燕”的初文为:,象燕之形。鸟纲燕科各种类通称。古称玄鸟。引申有:安闲、安息、喜悦、欢乐、亵渎、接近、通宴等意,此用:安闲。亦可名词动用,即:象燕子那样群处。“燕居”,一般理解为“闲居”,或“退朝闲居”。似亦可,但不知“退朝”从何而来。以“平时没事与大家在一起时”似更具体、准确些。《老子》26章有“虽有荣观,燕处超然(虽然拥有荣显的外观,但与大家闲处时却有一种超然的态度)”句,其意与此处近同。

“申申”,自然舒缓的样子。

“夭夭”,出自“诗经”的“桃之夭夭”句,指愉快而有光彩的样子。

这样的心态,太令人羡慕了。这大概就是“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的另一种注解吧。孔子拥有这种心态的原因是什么呢?一是孔子认为,他所做的一切大多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本身没有什么过错。即使有也是不怕改过。二是孔子一直坚持:“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他只做那些他能做或做得到、做得好的事。三是孔子善于思考、探索学问,对人生、对社会有深刻的认识。四应是来自于遗传素质。

综观孔子的一生,特别是他的晚年,其所追求的心理状态确实是如此的,但却决不是全部。

5、子曰:“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

本节大意是:

孔子说:“我的衰老已很严重了!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再梦见周公了!”

周公是孔子一生所崇敬人物中最为理想的代表。其原因有多方面。一是周公品德高尚。执掌周王室大权,却从无觊觎之心。二是才能杰出。创建了一整套符合当时社会状况的礼乐制度,维护了周的统治数百年。孔子所学习、推崇的那一套都是从周公那儿来的。三是周公封于鲁。其政治思想、文化制度在鲁影响最大。

孔子此语意在说明,他的青壮年时期,以复“周礼”为己任,寤寐求之,所以常梦见周公,而现实却把他的理想击得粉碎。随着老境渐入,对这种理想的执着追求已逐渐变为平淡。既有无奈、伤感,也有遗憾、迷茫。

6、子曰:“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

本节大意是:

孔子说:“以探究‘道’作为人生理想,以修持‘德’作为人生根本,以实践‘仁’作为人生依托,以‘六艺’作为学习的范围。”

《史记》不止一次记载了孔子曾向老子问“礼”的事,老子的回答却是“道”。可见“道”也包括了孔子所要问的“礼”在内。《史记·老子、韩非列传》云:“孔子适周,将问礼于老子。老子曰:‘子所言者,其人与骨皆已朽矣,独其言在耳。且君子得其时则驾,不得其时则莲累而行。吾闻之,良贾深藏若虚,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骄气与多欲,态色与淫志,是皆无益于子身。吾所以告子若是而已。’“君子得其时则驾”,“深藏若虚”,“容貌若愚”,“去子骄气与多欲,态色与淫志”,与《老子》中的“以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第66章),“虚其心”(第3章)“去甚、去奢、去泰”(第29章)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辩若讷(第45章)等是基本一致的。《孔子世家》载老子送孔子的话是:“吾闻富贵者送人以财,仁人者送人以言。吾不能富贵,窃仁人之号,送子以言,曰:‘聪明深察而近于死者,好议人者也;博辩广大危其身者,发人之恶者也。为人子者毋以有己,为人臣者毋以有己。’”仍然是“道”的内容。以上述内容与孔子的其他议论综而观之,可推知孔子之“道”与老子之“道”虽不尽同,但大多相通。孔子所“志”之“道”的内容主要包括:社会规律性;治国、齐家、平天下的道理;好的政治思想、礼仪制度、伦理道德;真理,日常生活的事理、道理等。

老子之“德”是老子之“道”的“人化”或“世俗化”。这种“人化”过程,实际上就是以“道”指导和参与“人”建立优良社会政治、道德、伦理、秩序的过程。孔子之“德”,主要指道德伦理。

“仁”是德的主要或根本内容。失去了“仁”的“德”、“礼”、“智”、“义”、“信”都是虚伪、虚无的。

“游于艺”,主要有两方面的意思。一是对于六艺“礼、乐、御、射、书、数”的学习,可以是全部,也可以有所选择,可以深入研究,也可以泛泛而学。二是保持对“艺”一个适当的态度。即既不是游戏,也不是把它们作为人生安身立命的根本。现在有不少人把孔子的“艺”理解为单纯的艺术,是不恰当的。

7、子曰:“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

本节大意是:

孔子说:“只要是自己带十条腊肉主动向我求教的,我从来就没有不给予他们教诲的。”

束脩,一束为十,脩为干肉亦称脯。

孔子奉行“有教无类”,但最基本的“学费”还是要收的。这是做老师的基本原则或尊严所在。这里还反映出两个其他问题:一是这样的老师有一定能力水准,在社会上受人尊敬与信任。二是礼仪制度在社会上受到尊崇,并具有一定的实用性、规范性。

今天的所谓免费教育也是有的,但与过去已有很大不同:一是因为老师水平不高,以先邀名而实现后邀利;二是国家负担全部费用。

有时笔者会想,如果学生家里太穷,连十条腊肉都送不起,又很想向孔子学习,那么孔子还能“有教无类”吗?应当也会吧。因为孔子总是坚持“立己先立人”的。

8、子曰:“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

本节大意是:

孔子说:“教导学生,不到他们思考了还是想不通,想表达还是表达不出的时侯,我是不会启发他们的。既然启发了他们,就要实现举一反三,触类旁通。否则我就不再重复这样的过程了”

“愤”,本意:郁结于心。此意:心求通而未得。即用心思考却还未有结果的样子。

“悱”,音菲。口欲言而未能。即想说又说不出来的样子。

“则不复也”,一般认为:就不再教他们了。可能是对的。孔子也是这样做的。对于笨学生,孔子有时也会表现出不耐烦和看不起。但这样做却不符合今天的教育原则。

今天有人提出“只有笨老师,没有笨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没有教不好的学生”的教育口号,过分夸大了老师的主观能动作用,虽有一定的合理性,但其局限性也是显而易见的。其实,孔子的这种思想,特别适合于大学教育。如果在大学教育中,这种教育思想也不能实现我们的教育目标,那么我们的学生也就不能成为真正有创造力的人才了。

9、子食于有丧者之侧,未尝饱也。

本句大意是:

孔子坐在遭有丧事的人旁边吃饭,从来就没有吃饱过。

此话大致可反映出三层意思:一是指孔子常怀仁慈恻隐之心。别人哀痛,自己跟着难过。二是孔子对死怀有敬畏或恐惧心理。孔子有句名言:“未知生,焉知死?”可见他平时是很忌讳谈及死亡的。三是因孔子用心宽慰“丧者”而自己忘记吃饭了。总之,不管出于何种情形,孔子的情感世界似乎比一般人都更加丰富、细腻。

10、子于是日哭,则不歌。

本句大意是:

孔子在这一天哭过,就不再唱歌。

此话旨在说明孔子感情细腻,善于自我保护,且多才多艺。

“长歌当哭”。再歌就是再哭。哭,是要付了出感情的。既然哭过了,再哭就会让自己与别人都难以忍受。

或许孔子的歌,只是他喜欢的“乐”。从一种极端的悲痛情绪突然转到另一种快乐情绪,孔子做不到,一般人也难做到。

11、子谓颜渊曰:“用之则行,舍之则藏,惟我与尔有是夫!子路曰:“子行三军,则谁与?”子曰:“暴虎冯河,死而无悔者,吾不与也。必也临事而惧,好谋而成者也!”

本节大意是:

孔子对颜渊说:“被君上重用就能把事情做起来并做得好;不能被君上重用,则能过平静的隐逸生活,大概只有我和你能够这样吧!”子路听了说:“先生如率领三军打仗,则找谁共事呢?”孔子回答说:“那种徒手和老虎搏斗,赤足横涉黄河,即使死了也不知后悔的人,我是不会找他共事的。我一定要找临事知道恐惧谨慎,善于谋划并能作出决定的人。”

“暴虎”,徒手和老虎搏斗。

“冯河”,赤足横涉黄河。

此节前半部分是欣赏、赞扬颜渊,后半部分是对子路的委婉批评。孔子的这种思想明显受到老子“无为”思想的影响。“用之则行,舍之则藏”是“君子得其时则驾”(《史记·老子、韩非列传》)的翻版,即是孔子向老子问“礼”后所得到的忠告。“临事而惧,好谋而成者”则是从“陆行不遇兕虎,入军不被甲兵。兕无所投其角,虎无所用其爪,兵无所容其刃。夫何故?以其无死地。”(《老子》第50章)化通而来。它即反映了孔子关于战争的策略首先是保存自己然后才是消灭敌人的战略思想,也反映了儒家思想来源于道家的事实。

孔子欣赏颜渊,是因为颜渊很像自己;孔子批评子路,是因为子路思想太过侠义,以至于没有策略。子路之死就是与此有关。

12、子曰:“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

本节大意是:

孔子说:“如果财富是可以通过追求得到的话,即使帮别人赶马车我也愿意干。假如不可求取,那就还是干我所喜欢的吧!”

“执鞭之士”,一说为官家开路之人。或喻职位低下之人。

此句与子夏说的“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的天命观是一致的。很明显,“执鞭之士”,在孔子那个时代是永远也不可能成为富贵之人的。孔子如此说,就是对“富贵可求”的观点的明确否定。既然富贵不可求,那么干自己喜欢的事就是正理。孔子一生都在干自己喜欢的事:从政、周游列国、教学、编著等。其中虽有部分迫不得已,但喜欢还是主要的。干自己喜欢的事,就能把事情干好,即或入不了富贵,也不至于饿死。

让我们都干自己喜欢的事,管他富贵与否

13、子之所慎:齐、战、疾。

本节大意是:

孔子小心谨慎的事主要有:斋戒、战争、生病。

“齐”,本意为稻麦出穗整齐。此处通“斋”,是古人在祭祀前为表虔诚而推行的“礼”,如讲究:沐浴更衣,不吃荤腥、不饮酒,不与妻妾同住等。

孔子慎重对待“战争”与“疾病”的态度,与老子思想也是基本一致的。战争是政治的继续。无论是正义还是非正义,它带给人民的总是灾难。所以“圣人”反对战争也就在情理之中了。疾病是实现长寿养生的大敌。谨慎地对待疾病就是谨慎地对待生命及其过程。

“斋”,由于属于“礼”的范畴,具有一定虚无、虚伪性质,所以为老子所鄙视。老子虽然怀疑“礼”的作用,认为“礼”是“道、德、仁、义”丧失后的产物,但并不否定“礼”的社会客观需要。

Copyright © 青橄榄书法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81073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