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橄榄书法网
通知通告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书画作品>>文字作品>>书法知识问答>>正文
泰伯(二)
2015-12-18 21:58 佚名  本站原创 审核人:

11、子曰:“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骄且吝,其余不足观也已。”

本节大意是:

孔子说:“一个人即使具有周公那样的才能和美貌,但如果骄傲而悭吝,其才能与美貌也就不值得关注了。”

此语有其正确的一面,也有其局限性。有才有貌者,总是骄傲的。有些表现在表面上的言行,有些则表现在内心。我们也可把这种骄傲看作是自信。

当代,有才、有貌,或有些骄傲,或有些吝啬,都可看成是特色,不一定是“不足观”,还可能是“壮观”、“大观”,是人生的丰富多彩。随着社会的进步,我们完全可以对此持宽容甚或赞赏态度。

12、子曰:“三年学,不至于毂,不易得也。

本节大意是:

孔子说:“通过三年的学习,还没有想从政做官的志向,是很难得的。”

“毂”,音谷。此处或通两意,一为:俸禄,二为美、善。

“至”,此处亦或通两意,一为:“志”,二通:达到。

古人,特别是儒家,读书,一般来说,就是为了做官。

从“毂”的义项分析,会发现通过三年的学习就想达到真正的美善境界,可能性不大,所以还是以“想从政做官”的释解为好。从孔子一生的言行来看,他对参与政治,总的来说,是持积极态度的。但却并不强求,即同时他也认为通过教育与自己的思想言行也可影响政治东当政者。

13、子曰:“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本节大意是:

孔子说:“朴实、诚信、好学,坚守美善的道德,不进入危险的国家,不留居动乱的国家,天下政治清明就出来从政,天下政治黑暗就退隐。国家政治清明,仍然贫贱是一种耻辱;国家政治黑暗,却能富贵也是一种耻辱。”

孔子此语前半部分明显受到老子思想影响。“言善信”(《老子》第8章)。语言表达要有恰当的信度。“信不足焉,有不信焉”(《老子》第17章)。一个人不能得到别人充分的信任,就是因为自己存在有不被人信任的原因。“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德信。”(《老子》第49章)所以老子主张在道德上无条件地信任别人。这些都与孔子的“笃信”关系密切。而“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则正是老子的“无死地”思想,即珍爱生命,远离极端危险之地。后半部分则相比老子思想而言要更为积极些。老子主张“功成而弗居”(《老子》第2章)、“不争”、“损有余而补不足”(《老子》第77章),则与孔子思想相去甚远。不过“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却具有相当的前瞻性,用在今天社会仍相当合适。

14、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本节大意是:

孔子说:“不在这个职位上,就不谋划这个职位的事务。”

此话貌似很有道理,但一分析却有明显局限性。特别在今天的许多场合尤其不合时宜。

首先,它必须以“各在其位,能谋其政”为前提。可事实是,很多时候应在其位者却不在其位,在其位者却不谋其政或难为其政,谋其政者却不能谋好其政,以此,它必须有“不在其位”却“能为其政”者给予支持、监督或“僭行”。如维持社会秩序是警察的事,可很多时候我们不得不求助于军队。二是社会分工与发展的必然。一方面是分工越来越细,另一方面却综合性却越来越强。这种现实导致“谋政者”,无论是专才还是通才,都绝不可能以个人的智力或力量达到目标,而是既要依赖于其他的专才,也要依赖于其他的通才。我们主张猫要完成捉耗子的任务,但我们也不拒绝狗在猫不能履行职责的情况下,既能履行自己的职责,也能完成猫的任务。2011年7月23,温州出现了动车追尾事故,死伤百余人,无论是事故的救援还是事后的处理,它都需要有“不在其位”者给予谋划帮助与监督。

15、子曰:“师挚之始,《关睢》之乱,洋洋乎盈耳哉!”

本节大意是:

孔子说:“从乐曲开始时师挚的演奏,到乐曲结束时奏起《关雎》,丰富而美妙的音乐充满了我的耳朵。”

“师挚”,鲁国乐师名。

“乱”,本意为“治”,此指乐曲最后一章。

此节既表现了孔子对于音乐的浓厚兴趣、深切理解,也表现孔子对于生活的热爱。它在表明儒者的一种态度:人,既要积极地创造生活,也要积极地享受生活。

《关雎》本来位于《诗经》之首章,在此却放在最后演奏,大概此章情真而动人,可以压轴。

16、子曰:“狂而不直,侗而不愿,悾悾而不信,吾不知之矣。”

本节大意是:

孔子说:“狂妄而不正直,幼稚而不诚实,貌似诚恳却不讲信用,这种人我是无法明白的。”

“狂”,狂妄、轻狂、急躁、冒进。

“侗”,本意大孩子,引申为:幼稚无知。

“悾”,音空,此作:诚恳的样子。

狂妄可能源于自大,也可能源于无知或有所恃。但与是否正直或直率却没有必然联系。既然它又能与不正直紧密相联,那么就是一种分裂的人格了。幼稚而不诚实,貌似诚恳却不讲信用,也与前句一样。孔子不能明白,我们也不能明白。这种人在社会上不会很多,活得也会十分的艰难,长时间的现实生活一定会让他们有所收敛或改变。

17、子曰:“学如不及,犹恐失之。”

本节大意是:

孔子说:“学习如果不及时,或不能达到一个需要的深度,就会担心失去机会。”

孔子一生好学,他所担心失去的主要是时间。其次是因时间与经验、思考的累积而所需要达到的深度。这对于一个学者或思想家来说都是十分重要的。

18、子曰:“巍巍乎,舜禹之有天下也而不与焉!”

本节大意是:

孔子说:“真是崇高伟大啊!舜和禹拥有天下,竟然不是争夺与战争而取得的。”

“与”的初文为:,象众手相勾连,会意为朋党,引申为:党与、朋党、盟国、友邦、亲近、随从、随着、允许、助、支持、类、同类、比、相比、等待、数、计算、敌、对付、争、战、交往、得、发、发出、用、操持、使、加上、给予、如、象,介词(以、为、同)、连词时读作羽,引申为:参与、干预、相干、关系、寄、通预、通豫等时读预。此处作:争、战。

尧舜禹时代是我国父系氏族公社末期的传说时代,部落联系首领或由各部落推选,或由前任禅让。舜、禹二人“君位”的取得,不是因为争夺,而是禅让的结果。能够得到前任的禅让,都是因为贤能和功勋。本节是孔子对舜禹贤能、功业的由衷称赞与感叹。心向往之,也想建立如舜、禹一样功业。

19、子曰:“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荡荡乎,民无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焕乎其有文章。”

本节大意是:

孔子说:“作为‘君主’,尧真是伟大啊!只有天是真正崇高伟大的,而尧是以天为法则的。尧的恩德真是广大浩荡啊,人们真不知怎样称赞他。他的功绩真是崇高伟大啊!总是焕发出耀眼的光茫!”

“尧”,传说时代的圣明“君主”。他统治时期,社会繁荣,人民幸福。他年老时把帝位传给了舜。

“则”,效法。

“名”,形容、称赏。

“文章”,华丽的文采。

此节主要表达了孔子对中国远古时代美好时光的向往。同时也暗喻当时社会的黑暗与不平,且希望当权者效法尧舜。

20、舜有臣五人而天下治。武王曰:“予有乱臣十人。”孔子曰:“才难,不其然乎?唐虞之际,于斯为盛,有妇人焉,九人而已。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其可谓至德也已矣。”

本节大意是:

舜有贤臣五人,即实现天下大治。周武王说:“我有治国贤臣十人。”孔子说:“人才难得,不正是这样吗?唐尧和虞舜在位时,以及周武王说话之时,其实人才最为兴盛。然而武王十臣中还有一位妇女,实际上只是九位罢了。周文王拥有天下的三分之二,却仍然臣服于商朝。周朝的道德,可以说是最高的道德了。”

“乱”,本意“治”,或理、治理。

“有妇人”,指武王之妻邑姜。

“人才难得”,此话至理。因为一个真正的人才,不仅有治国安邦的才能,更重要的是他还能把许多其他各种人才聚集到他的周围。历朝历代,盛世人才辈出且德才兼备多,乱世多出枭雄,才德兼备者少。一因物以类聚,二为形势使然。

不管是否真有才干,只要是女人孔子就不认为她是人才,可见孔子是重男轻女的祖师爷。

在商未完结时,周文王即拥有天下三分之二,可见其早有不臣之心。孔子此言从反面指出周政权的合理性与非法性。

Copyright © 青橄榄书法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81073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