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橄榄书法网
通知通告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书画作品>>文字作品>>书法知识问答>>正文
乡党(一)
2015-12-25 13:58 佚名  本站原创 审核人:

1、孔子于乡党,恂恂如也,似不能言者。其在宗庙、朝廷,便便言,唯谨尔。

本节大意是:

孔子在自己的家乡,总是严肃而恭敬的样子,好像是不大会讲话的人。在国家的宗庙和朝廷上,他却言辞敏捷,只是出言谨慎而已。

“恂”,本为信心、诚信、相信。此作:严肃而恭敬的样子。

“便”,此处可作:合宜、熟习、擅长、敏捷,或通辩,即善于言辞。

孔子这样做,一是因为“礼”的需要;二是君子形象的需要;三是心理上的原因。

在自己的家乡,既有儿时的同伴,也有长辈与亲属,他们对你知根知底,你的语言表达稍有不慎,就可能会引来非议,所以严肃而恭敬,尽量少说或不说则是唯一正确的选择。笔者自幼离开故乡,曾在数省工作,因工作、生活需要,只能尽量使用普通话,可是当回到多年不回的家乡时,则因不能正确流利地使用故乡方言而被自己的亲叔骂作“打官腔”,令人羞愧难当。这种尴尬,不是当事者,是很难体会得到的。

在宗庙、朝廷,言辞敏捷,既是名正而言顺的结果,也是实力与责任的表现,言辞谨慎也是自然的事。因为你所面对的既有国君、官长,也有下属、同僚。再者,你所谈论的事情又多为国家之大事,说不好,就闭嘴,不然别人也会让你闭嘴。

2、朝,与下大夫言,侃侃如也;与上大夫言,訚訚如也。君在,踧踖如也,与与如也。

本节大意是:

孔子在朝廷,同下大夫(下属)交谈,温和而愉快;同上大夫(上属)交谈,正直而谦恭。如果国君在朝廷,他则谨慎而恭敬,容仪得体。

“侃侃”,温和而快乐的样子。

“訚訚”,音银,意为:谦和而恭敬的样子,或和颜悦色而正直地与人争辩。

“踧踖”,音醋几,意为:谨慎而恭敬的样子。

“与与”,此作:容仪得体。

此段为孔门弟子所描述的孔子在朝廷面对上属、下属、国君所作出的关于“礼”的规范化行为,意在为后人所仿效。“礼”虽然具有虚无性,但同时也具有教化人向仁向善的作用。

3、君召使摈,色勃如也,足躩如也。揖所与立,左右手,衣前后,襜如也。趋进,翼如也。宾退,必复命曰:“宾不顾矣。”

本节大意是:

国君召令孔子接待宾客,他精神饱满而庄重,脚步迅速而轻快。向站立的人作揖,朝左右拱手,衣服随之俯仰,整齐地摆动。快步向前,动作连贯而顺畅。贵客辞别后,他必定向国君回报说:“宾客已经走远了。”

“摈”,此处同傧,意为:接待宾客。

“色勃如”,精神饱满而庄重。

“躩”,音决,脚步迅速而轻快的样子。

“襜”,音掺,此作衣服整齐的样子。

此节为孔门弟子所记孔子应对宾客之“礼”的行为规范,今天其部分仍可作为借鉴。

4、入公门,鞠躬如也,如不容。立不中门,行不履阈,过位,色勃如也,足躩如也,其言似不足者。摄齐升堂,鞠躬如也,屏气似不息者。出,降一等,逞颜色,怡怡如也。没阶,趋进,翼如也。复其位。踧踖如也。

本节大意是:

孔子进入朝廷的门,谨慎恭敬,好像无地容身的样子。站立,从不停在门的中间;走路,从不践踏门槛。经过国君的面前,精神饱满而庄重,脚步轻快而迅速,说话声音轻缓。提起衣裳下摆走向堂上时,谨慎恭敬,屏住呼吸好像不呼吸一般。出来时,降下一级台阶,面色轻松,怡然舒畅。走完台阶,便动作连贯而顺畅地疾步向前。回到自己的位置,一副谨慎而恭敬的样子。

“摄齐”,提起衣裳的下摆。

此段为孔子弟子所记孔子在朝廷如何以“礼”应对国君、群臣的行为规范。其中大部分在今天已失去其现实意义,小部分则可供参考。“如不容”,似太过紧张或娇柔造作了!就今天而言则可说是对主人或领导的不尊重。“立不中门”,当然的。因为立在门中间挡了别人进退之路,自然不合适。“行不履阈”,既可以保护门槛不被损坏,也是稳重有礼之表现。现代人家居一般都不再设有门槛,只有古宅才有,所以已无“履阈”之说。现只有到了古迹名胜或部分乡下,此“礼”才可用上。“色勃如也,足躩如也”,今天也应如此,这会给上司或大家身体健康、态度积极的映像。“其言似不足者”,已没有意义。但后面部分对人对事总是谨慎而恭敬,适当时则表现出愉快的和颜悦色,则是讨人喜欢的策略,我们今天仍然需要。

5、执圭,鞠躬如也,如不胜。上如揖,下如授。勃如战色,足缩缩如有循。享礼,有容色。私觌,愉愉如也。

本节大意是:

孔子拿着圭,谨慎而恭敬,好像拿不起的样子。向上好像在作揖,向下好像在把东西交给别人。精神饱满庄重中有些不安,脚步短促好像沿着一条事先设定好的线路前行。献礼物的时侯,满脸和气。当进行私下访问时,则轻松愉快。

“圭”,音归,一种加工成长片状的玉器。顶端呈角形,下端方形。古时官员、贵族用以上朝、祭祀、丧葬的礼器之一。

“觌”,音底,此作:相见、以礼相见、访问、探视。

一般认为,这是孔子以使节身份访问别国,或参加别国大型典礼时所奉行的礼仪。这与今天的国际间的出访、接待礼仪已是大相径廷,所以也就没有太大意义了。但要保持相对好的精神面貌却又是一致的。

6、君子不以绀緅饰,红紫不以为亵服。当暑,袗絺綌,必表而出之。缁衣,羔裘;素衣,麑裘;黄衣,狐裘。亵裘长,短右袂。必有寝衣,长一身有半。狐貉之厚以居。去丧,无所不佩。非帷裳,必杀之。羔裘玄冠不以吊。吉月,必朝服而朝。

本节大意是:

君子不用绀色和緅色做衣服的边饰,不用红色和紫色做平时家居穿的衣服。暑天,或穿粗葛布,或穿细葛布单衣,一定要穿在外面。穿羔裘配以黑色的外衣,穿麑裘配以白色的外衣,穿狐裘配以黄色的外衣。家居穿的皮袍做得较长,但右边的袖子做得短些。睡觉一定有小被,为本人身长的一倍半。厚的狐貉皮用来做坐垫。除了服丧期间,什么饰物都可以配带。除了(用于上朝和祭祀时穿的)用整幅布做的下裳,一定要裁去一些布。羔裘和玄冠都不穿去吊丧。喜庆的日子,一定穿着朝服去上朝。

“绀”,音干,深青色,或微透红色的深青色。

“緅”,音邹,青赤色的帛或黑中透红的颜色。

“亵服”,居家常穿衣服,贴身衣服,便服。

“袗”,音珍,此作:纯色衣或单衣。

“絺”,音耻,此作:细葛布。

“綌”,音洗,此作:粗葛布。

“麑”,音你,白色小鹿。

“袂”,音没,衣袖。

“居”,此作:坐。

春秋时的“礼”,已渗透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但很多已没能沿用到今天。今天也不是没有,而只是以另类的方式出现,或不为一般人所知而已。需要说明的是,这些所谓的“礼”,有些不仅是“礼”,其中还有隐含着的生活智慧、经验,或蕴含着科学道理。如家居时穿的皮袍右边的袖子做得短些,就便于右手活动而不易于弄脏、弄湿、弄坏衣服,既能保护衣服本身,也会使人更安全些。

7、齐,必有明衣,布。齐必变食,居必迁坐。

本节大意是:

斋戒沐浴,一定有浴衣,是用布做的。在斋戒的日子,一定改变平时的饮食,居处也要更换房室。

“齐”,通斋,即斋戒。

“明衣”,斋戒沐浴后穿的浴衣。

“变食”,改变饮食习惯。一般指不吃荤腥食物。

“迁坐”,改变居室。一般指不与妻妾同房。

这些礼仪今天仍然还在被部分人所使用。据相关资料称,适当地改变居室与饮食,对身体健康有利。

8、食不厌精,脍不厌细。食饐而餲,鱼馁而肉败,不食。色恶不食,臭恶不食,失饪不食。不时,不食。割不正不食。不得其酱不食。肉虽多,不使胜食气。唯酒无量,不及乱。沽酒市脯不食。不撤姜食,不多食。

本节大意是:

食物越精越好,切割越细越好。饭食馊臭了,鱼和肉腐烂了,都不能吃。食物颜色难看,不吃。气味难闻,不吃。烹饪不当,不吃。不到该吃的时间,不吃。不按正确方法割的肉,不吃。没有合适的调味酱,不吃。席上肉虽然多,吃的量不超过主食。只有酒不加限量,但不至饮醉。市上买来的酒和肉干不吃。吃完了,姜不从席上撤除,但不多吃。

“饐”,音一,饭因湿热而腐臭。

“餲”,音爱,食物经久而变味。

“食气”,主食。

中国的吃文化源远流长,其中有很大部分可能与孔子对吃的高度关注、讲究有关。

上述的“吃礼”,可以说明三个问题:一是孔子对吃十分看重与讲究;二是孔子的这些“吃礼”之中寓含着不少的科学道理;三是孔子曾比较长时间地过着锦衣玉食的富人生活。如果让孔子饿三天,他也就不会再注意吃饭的时间,也不会因为割肉的方法不当而不吃了。其中部分所谓的“礼”已毫无道理可言。

9、祭于公,不宿肉,祭肉不出三日。出三日,不食之矣。

本节大意是:

参加国家的祭祀,不把带回家的祭肉留到第二天。家祭用的祭肉留存不超过三天。过了三天的祭肉,不再食用。

“不宿肉”:古时大夫级别的官员参加国家的祭祀,会得到国君的赏赐,因为祭肉本来就已在祭祀中放了两三天,所以就不能再隔夜了。后面的“不出三日”与“也三日”,其意思是一致的。

此语没有必然性。祭肉是否坏了才是标准。如果是严寒的冬天,放十天半月,一点问题都不会有。如在夏天就完全不一样了。

Copyright © 青橄榄书法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81073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