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橄榄书法网
通知通告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书画作品>>文字作品>>书法知识问答>>正文
乡党(三)
2015-12-29 12:23 佚名  本站原创 审核人:

19、疾,君视之。东首,加朝服,拖绅。

本节大意是:

孔子病了,国君来探问。他将头朝东面,把朝服披在身上,拖着大带。

“绅”,此指古时官员穿戴朝服时用来系扎腰部的宽带。上绣图案,一端拖坠。平时所说“士绅”、“乡绅”,即是指那些退职官员,或有文化知识、社会地位、功名、财富,但却不是现职官员的人。

对于孔子而言,“礼”乃大事,至死不忘,何况病了?头朝东,把朝服披在身上,拖着大带,就是表示尊敬君上的“礼”。

20、君命召,不俟驾行矣。

本节大意是:

国君召唤,孔子不等随从把车驾准备好,先步行出发。

孔子如此做,一是尽可能节约时间,以到达君上身边,为其分忧效力;二是表示对君上的尊重,大概也是“礼”的一种;三是另一种选择,如果准备车驾出现不正常状况,则可以步行到达。

21、入太庙,每事问。

本节大意是:

孔子进了太庙,每件事都要问一问。

此语在前面的《八佾》的第十五条中已有,此为重复。凡是经典,都有此“病”。

孔子如此做,一是表示谦虚;二是“问”本是“礼”;三是通过了解、比较以指导别人对于“礼”的理解与执行的不当。因为孔子自认为:文王之后,斯文在兹。

22、朋友死,无所归,曰:“于我殡。”

本节大意是:

朋友死了,没人收殓,孔子说:“丧事由我负责。”

孔子应少有结局如此悲惨的朋友。没有后代,没有钱,幸好有朋友孔子。

孔子此语,一反映出其家庭财务状况较好;二说明孔子是仁德好义之人;三说明孔子对于“死”有深刻认识。“死者为大”的中国传统大概就是此时开始的。

23、朋友之馈,虽车马,非祭肉,不拜。

本节大意是:

朋友的赠品,即使是像车马这样重的礼物,只要不是祭肉,孔子接受时都不行拜礼。

在孔子心中,祭肉因为参与了祭祀祖先或鬼神的活动而具有了神圣性,所以要行拜礼。它反映了传统的鬼神崇拜、祖先崇拜在当时具有巨大的影响力。孔子不语“怪力乱神”,但却敬而远之。

24、寝不尸,居不容。

本节大意是:

孔子认为:睡觉时不应挺着四肢像死尸一样,平时家居毋须打扮自己。

在农村,关于睡觉的姿势,从小长辈们就会告诉你:伏龙、侧虎、仰摊尸。这大概就是从孔子这里来的吧。我们无法像龙一样俯伏,就学着像虎一样,可是有时还是很难入睡。因为侧卧时,人的耳膜总能听到自己血液的奔流声。上世纪八十年代,有不少刊报曾不止一次地进行过睡姿的讨论。有说侧左,有说侧右,有说仰卧,也有说俯卧的。公说公有理,婆说理也长。他们的讨论关乎人的心脏、脑、胃、肺等器官的健康。可最后,并没有得出什么令人信服的结论。孔子说:“寝不尸”,也不是一个明确的答案。什么样子才像挺尸呢?人的死是与其死时的原因、环境、条件密切相关的。从远古墓葬的发掘中可知,陪葬的奴隶们的尸体,什么样的形状都有。换句话说,“尸”的形状本来就是千姿百态的。孔子认为的“尸”,大概就是四肢向四面摊开的样子吧。可是,生活中的大多数人的睡,都是这样子的。其实,睡觉属于个人隐私。自认为睡得舒服,并自认为有利于自己身心健康才是唯一标准。当侧卧无法入睡时,仰卧就是必然选择。其他都是胡扯。孔子的话在当时可能有一定的社会基础,但今天已没有实际意义。它给人的启发是:如果表演睡觉,就得把姿势摆得优雅些。孔子的“寝不尸”,可能是在表演吧。

司马迁说:“女为悦己者容”。男人平时在家不打扮可以,出家不打扮或也可以。但女人为了喜欢自己的人在家中打扮打扮又有何不可呢?

25、见齐衰者,虽狎必变。见冕者与瞽者,虽亵必以貌。凶服者式之。式负版者。有盛馔,必变色而作。迅雷、风烈,必变。

本节大意是:

孔子见了穿孝服的人,即使和那人很亲密,也一定改变态度(以示同情)。见了戴礼帽或瞎了眼睛的人,即使和那人很亲近,也一定要面色端正。当在路上遇见拿着给死人穿的衣物的人,就将身体前倾,用手扶着车前横木。遇见背着国家图籍的人,也手扶车前横木。见到丰盛的菜肴,一定神色变动,站立起来。每逢迅雷疾风,也一定神色变动。

“齐衰”,即丧服。“齐衰者”,即穿着丧服的人。

“亵”的初文为:,音谢。上声下形。本指平时居家穿的衣服(私服)。引有:破衣、轻慢、不恭、亲近、宠幸、污秽、肮脏、不庄重、熟识等。此作:亲近。

“貌”,面色端正。

“式”,此通轼,车前横木,此处名词动用,即侧身以手伏于轼上。

“版”,此作:国家的图籍或官员的朝笏。

前面部分“见齐衰者”,“见冕者与瞽者”,见“凶服者”、“负版者”,所表现出的行为,既是孔子所认为的“礼”的基本要求,其中也蕴涵着人性的光辉。后面的见“盛馔”“迅雷、风烈”而变色,只是基本的人性。它反映出孔子的为人,既是理性的,也是感性的,但却比一般人更能把感性与理性结合起来,以对待一切人与事,即常以君子的标准要求自己。

26、升车,必正立,执绥。车中不内顾,不疾言,不亲指。

本节大意是:

孔子登车,一定先端正地站好,抓着拉手把。在车中,不向内顾盼,不急促说话,不用手指来指去。

“绥”,音虽,登车时用以拉手的绳索。

孔子这样做,首先是出于安全的考虑;其次则是对“君子”行为的要求。君子的言行,总是有规范、表率作用,所以孔子随时都注意着。今天的现实中,这种情况也是普遍存在的,只是我们有些人在自觉地遵循,而有些人则置之脑后而已。公民的道德行为规范就是其中之一。

27、色斯举矣,翔而后集。曰:“山梁雌雉,时哉时哉!”子路共之,三嘎而作。

本节大意是:

野鸡见人脸色不善,惊飞而起,在空中盘旋一阵又落下停住。孔子说:“山梁上的野母鸡,也懂得时宜呀,也懂得时宜呀!”子路以双手将它抓住,又放了。野鸡连声骇然长鸣,然后飞走了。

“色”的初文有多个,其意各有不同。,上为手,下为男人之阳物。,为一躬身翘臀露出阴物之女人。,后为上下两性相交之形。本意皆与性有关。引申有:神情、气色、生气、变脸、外表、表面、女色、情欲、性欲、颜色、景象、景色、品类、种类、履历、物质、兆气(占卜时出现的征兆)、佛教五境之一(色、声、香、味、触)惊惧、赌具之一(色子)等意。此作:神情、气色、脸色。

“举”,此作:起,飞起。

“斯”,代词,此代后之野鸡。

“共”的初文为:,像双手一同伸出。本意共同具有或承受、扶持。引有:共同、皆、一同、合计、总共、作介词(跟、同)连词(和、与)副词(极、甚)、通供、通宫、通恭、通拱等。此作:以双手抓住。

“嘎”,一般作嗅,费解。据唐石经《论语》改。此指鸟类的长鸣声。

此节有点费解。

野鸡懂得时宜,又将如何?还不是被抓住了!懂了也没有用。

此节似在告诉我们,孔子所说的话,或许是对的,但即使是对的,也可能对事物的发展起不了什么作用。它反映出一个这样的现实:我们或许对某事物有透彻的了解,也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但就是不能被普遍认同,特别是不能被当权者所认同,最后还是起不到解决问题或挽救社会的作用。看到某市在进行街道公路改造,花钱不少,放了不少钢筋水泥,似为千年大计,但下水道却细小而质差,要不了多久,肯定要挖了重来,将来的重挖难度要大多了,真令人担心、不解。可是,街道路面的反复挖填,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或许永远都不会。

Copyright © 青橄榄书法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81073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