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橄榄书法网
通知通告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书画作品>>文字作品>>砚边文学>>正文
雍也(二)
2015-12-09 22:32 佚名  本站原创 审核人:

11、冉求曰:“非不说子之道,力不足也。”子曰:“力不足者,中道而废。今女画。”

本节大意是:

冉求说:“不是我不喜欢您的主张,是我没有足够的能力去实行。”孔子说:“假若真是力量不足,可以半途而废。但现在你却是自己预先限定了自己的行动。”

“女”,通“汝”。

“画”,此通“划”。即计划、规划。

客观而言,冉求与孔子都有道理。冉求认为人需量力而行。所以制定计划、设定目标要切合实际,不能超出自己的能力可控范围,不然就可能徒劳无功。孔子认为目标要高远,明知不可为亦应为之。法乎上则可能得其中。人不能固步自封,要有创新意识、开拓精神,不要被固有模式所束缚。此处是孔子批评冉求,就当时情形看,孔子应是对的。冉求可能对自己的能力认识不足。

12、子谓子夏曰:“女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

译文

孔子对子夏说:“你要做像君子一样的儒者,不要做像小人一样的儒者。”

子曰:“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苟志于仁矣,无恶也。”“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恶乎成名?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已矣乎!吾未见能见其过而内自讼者也。”“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学也。”“君子儒”,既是“君子”,也是“儒者”。从上述几句话中,我们可以大致推知孔子心中的“君子之儒”是什么样子的:一,有正确而明确的是非观、道德观。二,仁爱。能把自己的修为与天下百姓利益紧密联系在一起。三,把探索追求真理作为自己当然的人生目标。四,好学,多才艺。五,善于内心自省。

“小人儒”,既是“小人”,也是“儒者”。“小人”与“君子”反其道而行之。但“儒者”却有其高度的一致性。即“小人儒”也有“好学”而多才艺者,但他们的“好学”多才艺之人生目标不是为天下苍生计,而是为一己之私利计。

“是以君子终日行不离辎重。虽有荣观,燕处超然。”“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为上。”这两句是老子的话。老子认为君子永远不能离开自己能够安身立命的根本。对待荣耀要有超然的态度。要尽力反对战争,特别是非正义战争。今天,“君子”已成希罕之物。我们不妨把君子的标准定低些:谨守道德,不违法律就称“君子”。

13、子游为武城宰。子曰:“女得人焉尔乎?”曰:“有澹台灭明者,行不由径,非公事,未尝至于偃之室也。”

本节大意是:

子游担任武城的长官,孔子对他说:“你在那儿发现人才了吗?”子游说:“有一个澹台灭明的人,走路从不插小道走捷径,若没有公事,从不到我屋里来。”

“子游”,吴国人,姓言,名偃,字子游。与子夏、子张齐名。孔门十哲之一。

“澹台灭明”,复姓澹台,名灭明,字子羽。少孔子39岁。因长相难看,曾被孔子低看,认为他天资平平,不会有大成就。但子羽毫不自弃,仍然努力求学。后成为儒学一个重要学派,随他学习者多达300余人。孔子知后,自省曰:“以貌取乎人,失之子羽;以言取乎人,失之宰予”。

走路不插小道,非公事就不到上级所在地方去,这样的人就能算是人才吗?也许是。也许是作秀。也许不是。

在众多的道路中,选择捷径,这是一般动物都会的事,何况于人?我们要做的,就是要把已有小道修成大道,让别人一路走来更自由、更方便。当然有时我们也会偶尔选择曲折,但曲折的目的仍然是能够赢得早达最后目标的时间。这就如嫦娥奔月,在绕地飞行过程中的多绕几圈,只不过是能选择一个更好的近月点而已。

没有公事就不来,只能说明你们之间并无亲密关系。正常的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总是有私人之间的交往。它是联络友谊、增强团结的重要工具。当然这并非要你以丧失原则为前提。

14、子曰:“孟之反不伐,奔而殿,将入门,策其马,曰:‘非敢后也,马不进也。’”

本节大意是:

孔子说:“孟之反不夸耀自己。他在军队溃败奔逃时总是殿后,将进城门,便鞭打着(所乘战车前的)马,说:‘不是我勇敢地走在最后,是我的马跑不快啊。’”

“孟之反”,鲁大夫,名侧。

在军队溃败奔逃时,选择殿后,既是战术需要,也是将领为避免更大损失或失败的必然选择。这种选择,不仅需要勇气,而且需要沉着、机智。

但是,如果不溃败奔逃,而是有组织地撤退不是更好吗?再者,作为大夫,没能赢得胜利,反而出现溃败,本来就要负有指挥不当的责任,殿后也是份内的事,难道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吗?这表面上像是孔子在夸赞孟之反,其实却是在讽刺。

15、子曰:“不有祝鮀之佞,而有宋朝之美,难乎免于今之世矣。”

本节大意是:

孔子说:“如果没有祝鮀那样的口才,却有着宋朝那样的美貌,在今天的社会中,恐怕难以避免祸患了。”

“祝鮀”,卫国太祝,字子鱼,亦名佗,有口才。但事实是,祝鮀所谓口才,都是以深厚学识(历史、人文、礼法)、丰富的人生履历为基础的。非此,人单凭三寸不烂之舌是不可能说服对方以获得自己所需要的结果的。

“宋朝”,宋国公子,有美貌。据《左传》载,他曾因与两后相通(南子、襄夫人)而引起祸乱。

孔子的说法没有必然性。

“祸从口出”。有口才可以免于祸患,也可以招来祸患。更何况“佞”有巧言令色之意,“祸”有无门之说。张仪口才超人,最后却免不了因是非而死。“红颜祸水”。有美貌,无论是女还是男,都有可能招来祸患。但美貌似也可能免于祸患,因另有秀色可餐之说。

要想尽可能免于祸患,关键在于“不争”,须如老子所言:“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老子》第8章)。“无死地”(《老子》第50章)。

16、子曰:“谁能出不由户?何莫由斯道也?”

译文

孔子说:“谁能不通过房门而能从屋中出来?为什么不从这条路上走出呢?”

从房门走出,自然而方便,也是人生正途。这就像吃饭从口入简单而有效一样。

孔子在此是在告诫那些所谓聪明之人,不要把自己的才智用歪了。不要自以为能,而做些既不利人,也不利己,还可能害人害己之事。

可事情总难以绝对。出窗、破墙,不走正常途径,有时是创新,有时却是不得已的选择。

17、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本节大意是:

孔子说:“质朴超过了文采,就显得粗鄙;文采超过了质朴,就显得虚浮。只有文采与质朴自然地融为一体,才能成为文雅君子。”

“史”,本指史官、史书、历史。此指言辞繁多而显得虚浮不实。

“质”与“文”的问题,说到底是关于“内容”与“形式”的问题。孔子的观点是二者都很重要。就好比“仁”与“礼”一样。他要求人们既要“仁义”,也要“尚礼”。

笔者认为,“质”胜于“文”,“仁”重于“礼”,粗鄙的诚实远胜过虚伪的彬彬有礼。这是由“文”与“礼”与生俱来的虚无、虚伪性所决定的。当然,能把“质”与“文”自然有机地融为一体是最好的事,但决不可以没有内容的形式来代表或遮蔽内容。

18、子曰:“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

本节大意是:

孔子说:“人能活着是由于堂堂正正;不堂堂正正地活着,不过是侥幸地活着罢了。”

“罔”,本意为网(網),此作:不正直。

是人,都想站直了,堂堂正正地活着。但是,由于自然或非自然的因素的影响,有部分人是没有办法堂堂正正地活着的。这有如有人生下来就是跛子,有人生下就是驼子不能“直立”行走一样。

“不直”,从来就是一种客观存在的生态。就如梅枝之旁逸斜出也有其价值与美一样。即或是不正直的人,或坏人、恶人,只要他并未触及法律、道德的最后底线,我们社会仍应有给予他关怀、改过的空间与权利。多彩的世界,有阳光也有阴影。坏人之成为坏人,已是上帝给予其惩罚了。

在孔子看来,正直、堂堂正正,是人之为人的基本原则,这与其“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的意思是高度一致的。他希望每一个人都成为不“罔”之人,虽然这种想法实际上有些天真。

19、、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本节大意是:

孔子说:“(对任何事物的了解),一般的探究态度比不上对它有兴趣,而对它有兴趣却比不上把它当快乐。”

一般人对此话都是笃信不疑的。笔者亦如此。但现实却让人有些许怀疑。因为一个人对某一事物的兴趣、爱好、快乐,如抛弃功利目的,要想长期坚持下去,这种可能性几乎是没有的。人之所以对某事物有长期兴趣与快乐,只是因为他认为继续坚持就会给他带来金钱与荣耀。不然,这种所谓的兴趣与快乐,也就没有了现实存在的基础了。凡高为画画,可以忍受一时的饥饿,但不可能永远忍受饥饿。

我们相信“好之”、“乐之”与“功利”能保持高度一致。于是,我们能够看到在不同的学科领域都有永不停息的探究者。虽然有时这种一致没有实现,但并不表示当事人不这样希望。

20、子曰:“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

本节大意是:

孔子说:“中等智力以上的人,我们可以与他谈论高深的问题;中等水平以下的人,我们则不可以与其谈论高深的问题。”

这句话表面上很简单,是常识。可细加推敲,还是会发现其中藏有玄机。为什么是“中”对“上”,而不是“中”对“中”呢?这是孔子在强调:人除了天资禀赋之外,后天的努力也是很重要的。只要是中等智力的人,如给予上等的教育或开发,就有可能达到上等的水平。孔子的学生很多就是智力平平之辈,但经孔子的因材施教,就能成为贤才。如澹台灭明,相貌丑陋,智力平平,孔子采取的方法非常特殊,不是诱导启发,更不是激励表扬,而是低看与漠视。

Copyright © 青橄榄书法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81073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