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橄榄书法网
通知通告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书画作品>>文字作品>>砚边文学>>正文
子罕(一)
2015-12-22 18:38 佚名  本站原创 审核人:

1、子罕言利,与命与仁。

本节大意是:

孔子很少谈利、命和仁。

孔子真的很少谈“利”、“命”、“仁”吗?此语是戏人之谈。

仅在《论语》中,孔子直接谈到“利”的有:“知者利仁”;“放于利而行,多怨”;“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无欲速,无见小利。欲速则不达,见小利则大事不成”;“因民之所利而利之,斯不亦惠而不费乎?”五处,从不同的角度谈到了“利”,不算少了。间接谈到“利”的就可能更多了:“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等。直接谈到“命”的有:“道之将行也与,命也;道之将废也与,命也。公伯寮其如命何?”“陪臣执国命,三世希不失矣”;“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不知礼,无以立也;不知言,无以知人也”四处,既表明了对命的态度,也表明了对命的理解。至于“仁”就更多了,如:“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泛爱众,而亲仁。”“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里仁为美,择不处仁,焉得知?”“不仁者不可以久处约,不可以长处乐。仁者安仁,知者利仁。”“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苟志于仁矣,无恶也。”“君子去仁,恶乎成名?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我未见好仁者,恶不仁者。好仁者,无以尚之;恶不仁者,其为仁矣,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有能一日用其力于仁矣乎?”共有“仁”字108见,还不算多吗?

需要指出的是,孔子谈“利”,以仁义为先,即不见小利,只见大利。孔子谈“命”,旨在知之、畏之、顺之。孔子谈“仁”,旨在与“礼”别之,以“亲”之、“行”之。

2、达巷党人曰:“大哉孔子!博学而无所成名。”子闻之,谓门弟子曰:“吾何执?执御乎?执射乎?吾执御矣。”

本节大意是:

达巷有一个乡下人说:“孔子真伟大!学识广博,可惜没有一项用来树立名声的特长。”孔子听到这话,对学生们说:“我专攻什么呢?专攻驾车吗?专攻射箭吗?我专攻驾车好了。”

“达巷党”,古时五家为邻,二十家为里,二百五十家为乡,五百家为党。“达巷”为党名。

孔子在世时即有博学多才、“君子”、“圣人”之名。但这种名声对于一般百姓而言,却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以此,有人对其所获得的名声是持怀疑态度的。孔子在此节后面对弟子们所说的话,既是揶揄自己,也是幽默的自矜。

3、子曰:“麻冕,礼也;今也纯,俭,吾从众。拜下,礼也;今拜乎上,泰也。虽违众,吾从下。”

本节大意是:

孔子说:“用麻做礼帽,是合于周礼的。现在改用丝,要节省一些,我听从大众的做法。先在堂下拜两拜,然后升堂再拜两拜,这是合乎臣下见君的周礼的。而现在大多数官员只在堂上拜两拜,这太倨傲了。虽然违反了大众的做法,我还是主张先在堂下拜两拜,再在堂上拜两拜。”

“纯”的初文为:,象形,像缠绕的丝束。引有:蚕丝、同一颜色的丝织品、不含杂质、单纯、专一、大、笃厚厚实、质朴、无雕饰、和谐、至善至美、诚、信、全、完整、通缁(黑色的丝织品)等,此用本意或黑色的丝。

“泰”的初文为:,上为人,两边为手,下为水。人两手撑地,地上有水,会意滑。引申有:顺畅、通达、康宁、安定、安适、佳、美好、宽裕、奢侈、骄纵、傲慢、极大、极、通太等意。此作:骄纵、傲慢。

本来用“麻”做的帽子,后改用“丝”反而会节省些,今天看来有点令人发懵。这是因为我国缫丝养蚕历史悠久,在春秋战国时期已是技术十分成熟,而以麻作为衣料在此时还较少种植使用的缘故。

孔子虽然是保守的,但也正如他自己所说的:“毋固”,即并不是十分的因执己见。关于臣下参见君上的礼仪,既然大家都认为有两拜就可以了,那么就应是可以了。孔子主张依古礼拜四拜才能表达对君上的尊敬,也未必不可。事实是,后来的历史发展,随着高度集中的君主集权制度的建立与加强,这种礼仪制度也有所加强:“三叩九拜,山呼万岁”成为常仪,这大概也与孔子的推崇古礼有关。礼仪制度的严密,既反映了中国古代社会的尊卑有序,也锻炼出了中国民众的奴性,从今天的观点来看却是十分有害的。这种奴性,有时会毫不留情地掩没人性的光辉。

4、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本节大意是:

孔子拒绝犯四种错误,做到了:不凭空臆测,不绝对肯定,不固执己见,不惟我独是。

这些都是成功的人生经验的总结。他表达的本质意义就是今天我们党一再强调的:“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它既具有科学精神,也具有民主意义。

5、子畏于匡,曰:“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

本节大意是:

孔子在经过匡地时被当地人强行拘禁,说:“文王既已死了,周礼及周文化传统不是在我这里吗?如果上天一定要消灭这种文化,那么后代人也就不会掌握这些文化了。如果上天不打算消灭这文化,匡人又能将我怎么样呢?”

“畏”,此处作:被强行羁押、拘禁。

“匡”,地名,孔子自卫去陈经过匡地,因此地曾受鲁国阳虎的掠杀,孔子因长相似阳虎而被围困。

“后死者”,指周代之后的人,这里主要代称孔子自己。

可以看得出,孔子很自信,自信中还透着豪气,底气十足。孔子这种底气主要来自他对于周礼的信任。自公元前十一世纪周的开始建立,经过数百年的发展,到春秋末年,周礼虽然遭到破坏,但大部分还是深入人心。作为维护社会基本优良道德风俗的“仁、义、礼、智、信”,不但没有因为战乱而全部消亡,反而引起了更多人对它们的渴望。

6、太宰问于子贡曰:“夫子圣者与?何其多能也?”子贡曰:“固天纵之将圣,又多能也。”子闻之曰:“太宰知我乎!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君子多乎哉?不多也。”牢曰:“子云,吾不试,故艺。”

本节大意是:

太宰问子贡:“孔夫子是圣人吗?为何有那么多技能呢?”子贡说:“这是上天要让老师成为圣人,又使他有很多技能的。”孔子听了这话,说:“太宰了解我吗?我小时候生活穷苦,因此学会了很多鄙贱的技能。君子有掌握了许多技能的吗?不多的。”子牢说:“夫子曾讲过,‘因为我不被国家重用,所以才学得了许多技艺。’”

“太宰”,周时官名,总管王室事务,近似于后代宰相。后历代仍多设有此官,但权力地位却各不相同。春秋时已在三公(太傅、太师、太尉)之外。

“牢”,子牢,孔子的学生。

“试”的初文为:,形声字,本意“用”或“使用”。引有:尝试、考校、考查、初次使用、探看、刺探、通弑。此用本意。

孔子究竟能哪些“鄙事”?史无明确记载。但从其二十岁时当过管理仓库的小官“委吏”,二十一岁时又当过管理畜牧的小官“乘田”来看,他应会耕田、种地、畜养牲口等。孔子以“六艺”教育学生,“六艺”之中似只有“御”略与“贱”有点关系。所以当有人调侃孔子虽然博学多闻,却没有特别的技术特长时,他就说他可以学习“御(驾车)”。另从孔子不愿教樊迟农活,并对他加以斥责的情况来看,孔子所说的“鄙事”主要应指从事农业生产。孔子不愿教弟子干农活,不是他不会,而是他认为这种事:一是简单劳动,不值得他教;二是“贱”,非君子之事业;三是因为“士”的目标主要是“从政”,毋须教。关于这点的认识,孔子不如老子的:“贵以贱为本,高以下为基”(《老子》第39章)。孔子能终生努力,成为一代圣师,实与其多能“鄙事”有关。孔子能多“鄙事”,一方面是因其出身而为生活所迫,另一方面则是其“好学”的必然结果。老子认为,“道”无处不在,庄子说“道在屎溺”,孔子自然也知道“道”也寓于“鄙事”之中的。丰厚的人生经历实是人生无与伦比的财富。孔子不愿意他的弟子们重复他自己年青时的经历,是因为他认识到,自己的出身是无法复制的。

7、子曰:“吾有知乎哉?无知也。有鄙夫问于我,空空如也。我叩其两端而竭焉。”

本节大意是:

孔子说:“我真有智慧吗?我实在是没有智慧的。有个乡下人向我请教,我脑袋空空,一片茫然不知所措。最后,我只能从他所提问题的首尾两端去追根究底,(才让他有所收获)。”

“知”,有说知识,有说智慧。如说“知识”似不妥。因为如此谦虚有些过分了。前面有记,孔子被强行拘禁于“匡”时,曾说“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明显是十分自信而自认为有知识的。

“叩其两端而竭焉”就是具有“知识”或“智慧”的表现。“两端”,既指事物发展变化的原因与结果,也指其发生发展的经过。了解事物的原因、经过、结果,自然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这也是实事求是解决问题的一般程序。

8、子曰:“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夫!”

本节大意是:

孔子说:“凤凰不飞来人世,黄河不现出图画,我这辈子恐怕是完了!”

“凤鸟”,传说中吉祥之神鸟。“河图”,传说伏羲时曾有龙马从黄河中出,其背刻有八卦图文。“凤鸟至、河出图”,是圣王要降临人世的祥瑞征兆。唐武则天时,有人为向武氏献媚,曾人为制造此类丑剧,以证明武氏继位之合法性。

孔子并不一定相信历史上的传说,出此语的目的主要是表达对春秋时期社会现实的不满,以及对自己的满腔抱负不能得到实现的感叹。从此语中不但可以知道,孔子认为自己有知识、有才能,而且认为自己有大才能、大智慧,只是没有遇到象文王、周公、伏羲那样的圣王而已。所以这里所表达的意思也是与他说自己“无知”是自相矛盾的。

9、子见齐衰者、冕衣裳者与瞽者,见之,虽少必作;过之必趋。

本节大意是:

孔子看见服丧的人、穿戴礼服礼帽的贵族,以及瞎了眼睛的人,若是他们来见孔子,即使来者是年轻人,孔子也一定站起身来;若是从他们身边经过,孔子一定快走几步。

“齐衰者”,穿着麻做的丧服的人。

“冕衣裳者”,穿戴高贵礼服的贵族。冕,礼帽;衣,上衣;裳,下衣。

“瞽者”,瞎子或瞽史。

“作”,此处作:站起来。

“趋”,身子向前倾的快步、碎步走。

孔子这样做完全是因为他认为只有这样才是符合“周礼”的。一方面他要以“礼”来表现自己的谦虚;另一方面却是要给大家留下一个可以学习的榜样,以教化他人或社会。

10、颜渊喟然叹曰:“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勿焉在后。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尔。虽欲从之,未由也已。”

本节大意是:

颜渊深情而又茫然地感叹道:“仰视则越觉得高大,钻研则越觉得精深;眼看它在前面,却忽然到后边去了。(颜渊对孔子思想、学问的描述)老师善于因材施教启发我们学习,用历代文化、文献来丰富我们的知识,用“周礼”来约束我们的行为,我们想停止学习都不可能。我用尽了才智,好像是体悟到了老师卓然超群的思想与学问,但真要完全跟上老师的步伐,却似又找不到具体的途径。”

“循循然”,有步骤、有次序的样子。

“诱人”,启发人。

“卓尔”,高大超群。

“未”,没有。

“由”,路径、途径。

颜渊对于孔子的描述,有点类似于司马迁《史记》中孔子对于老子的描述:“鸟,吾知其能飞,鱼,吾知其能游,兽,吾知其能走,飞者可以为矰,游者可以为纶,走者可以为网。至于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而上天。吾今见老子,其犹龙也”。孔子对于老子的描述又类似于老子对于“道”的描述:“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老子》第14章)

此节明显是颜渊用来赞扬孔子学问博大、善于教书育人的过人才能的。不怪颜渊会如此迷信孔子,因为他只活了三十几岁。在此年龄,既没有“不惑”,也不知“天命”,又怎么可能明白老师的全部学问呢?不过,后面的“虽欲从之,未由也已”,也可有别解:虽然想遵循老师思想来指导社会实践,但总是找不到合适的途径。这既合乎孔子、颜渊的人生经历,也合乎春秋晚期的社会现实。

Copyright © 青橄榄书法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8107370号